今天中午由於玲惠姊有事外出,因此中餐吃著姨丈買回來的麵線,
姨丈對我說:『如果你阿姨還在,這種情況就不會發生。』

很輕描淡寫的幾個字,卻讓我感受到一股思念滿檔的絃外之音,
雖然,阿姨病逝已有一段時間,但姨丈對阿姨卻沒有一天遺忘,
"生死有命"簡單的四個字,卻未必人人可以大徹大悟的去接受這四個字,
我突然想起,我第一天來澎湖時,說到了姨丈家中的院景時,
姨丈也是這麼說道:『本來要整修一番,但錢都拿去給妳阿姨治病了。』
那不是抱怨的語氣,反倒是一種深不見谷底的惋惜,
我想著,姨丈當時想傾家蕩產的治好阿姨的病,阿姨卻還是走了,
那是多麼樣的痛測心扉?我無法去實際的估計,卻也曉得那是十分苦痛的。

姨丈對於阿姨的思念很大膽,很多人對於自己愛的、思念的,往往是深藏心底,
深怕著,每提到一次,就好像揭開傷疤那樣痛一次,
姨丈則是很自然的甚至是不自覺的提起阿姨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無數次,
這是一種思念的方式,
也可以說是不斷的提醒自己對方其實還是一直活在自己心裡。

輕描淡寫的呼喊著對方,不管他是否在自己的身邊,
這都具有一個啟動自己想起對方的作用吧?
我不曉得我的解讀和實際面有多少的出入,
至少,我自己是這樣的認為及聯想的,
而我在姨丈不拘小節但微妙的言談中,聽到思念的絃外之音。

MiaMe*李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