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晶華工作,真的可以看到很不一樣的場合,
今天上早上十點的班,一到辦公室簽到時,經由珍珠經理的告知要連班的痛苦指令。

今天的主要任務是新加坡國慶的酒會,坦白說早上及下午還好,沒做什麼很疲憊的事情,
因為幾乎都是在準備,由於時間很充裕,所以也少了汲汲營營的忙碌,
而且查理人真的很好笑,後來才知道它是緬甸華僑,怪不得說話總是有種口音。

晚上開始,酒會裡湧入了很多人,
當然其中不乏一些你我的唸的出名字的知名人物(雖然名字有名但我都不認得ˊˋ)及外國人,
像是什麼王金平、郝柏村、新聞局長史亞萍。。。等等,真的是唷,來頭一個比一個還大。

因為是酒會,所以Pass Around可是少不了的,我本姑娘我真的是有夠痛恨Pass Around,
吼,手都快斷掉了耶,到底是誰發明Pass Around這個玩意兒的?
不過客人真的都很大氣,雖然我的英文很破爛,但外國客人也欣然的接受(不接受也不能吧?),
而本國的客人,也都會用微笑及友善的態度對待我們,
果然不同層級的人,就有不同層級的態度,尤其是在這種隆重盛大的場合,更是可以扎實的體會到。

由於是新加坡的國慶酒會,所以會場內有好多好多新加坡的食物,
像是新加坡叻沙、還有什麼炸香蕉、辣螃蟹。。。等,
很多是我不曾看過聽過甚至是吃過的,雖然我吃不到,但是起碼看到也聽到了,
結束的時候,煮
新加坡叻沙的師傅還問我要不要吃,我是很想吃啦,只是我又不能吃,
後來,師傅又跟主管說他留了很多湯底,說是我們工作人員可以吃,
師傅人是很好啦,但最後我也是沒吃到,原因是早上上班的晚上有比較早下班,
不知道上到比較晚的人,有沒有吃到啊?

連上了十個小時的班,其實只有因為
Pass Around而造成的手酸痛,
其他其實也還好,不知道是不是我漸漸的適應了在晶華裡的生活了呢?
希望答案是肯定的。

MiaMe*李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