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經有支筆,
可以讓我源源不絕的寫出我想寫出的東西。

而最近,或許是疲勞逼近,或者是壓力逼迫,
我的筆,變的鈍了,
寫不出自己想寫的,
想不出我自己想編織的詞句,
我需要很多的沉澱,
需要多些時間,
通過瓶頸的階段人生,
我可以的吧?
把這支變鈍的筆,
再慢慢的削的鋒利。

MiaMe*李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