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總是跟時間賽跑,所以常讓自己累的喘不過氣,
有的人覺得我怪異,為什麼總要擔心東擔憂西?
有的人覺得我愚昧,為什麼總要心急如焚的面對事情?
有的人覺得我愚蠢,為什麼總要給自己過大的壓力,讓自己無法喘息?

是阿,為什麼呢,其實我也在思考問題的方向,
或許我本身就是個悲觀主義,偏偏又是個個性急切的人,
我覺得,週遭的高手如雲臥虎藏龍的,而自己又晚了其他人兩年半接觸的這個專業,
起跑點比人家晚,我當然得花更多的努力及更快的速度去適應一切的該或不該,
我一直是如此想著的,我要努力的跑道和其他人相同的定點,我不期待自己奪冠但起碼要平起平坐,
我明白自己不聰明更沒有什麼本錢可以讓我揮霍,所以每分每秒都要壓縮成可以讓我發揮最大效益的,
明明不會使用某些軟體甚至根本一竅不同,我卻逼著自己就算是看書或者是運用一切可以運用的資源,
就是要自己最短的時間就可以簡易的上手操作,不為什麼,只因為我不想成為一個負擔累贅,
而想成為就算幫助不大,卻起碼是可以多少做點什麼的人。

或許是好強、不服輸,我就是如此的倔強,所以只要我接受的、承諾別人的在困難我都要逼自己咬著牙完成,
這點無論在課業上還是工作上,我都是發揮的淋漓盡致,
瞧我第一次排版期刊為了完成早上四點才睡隔天來是第一堂的課,
就只因為我承諾了我的夥伴他只要醒來就可以做接下來的作業事宜,
報告其他人還在覺得無所謂的時候,我就逼著自己一定得做到一定的進度,
不是其他人不認真,而是我真的無法一刻得閒,只要一樣作業沒有完成,我的心就是會不自覺的將他懸在那裡,
我不是故意如此,而是自然而然的,我將這樣的擔憂視為理所當然,
我說過我不聰明,也沒有無垠的資源揮霍,我很好強倔強,
沒為什麼,只是依舊受這那樣的想法牽制,
我總是想著"沒時間了,我已經慢了。"或是"我已經承諾了,我一定得做到。"。

我不清楚這樣子的想法,到底是好是壞,
或許我還是一個想法保守的人,就是會對某些態度方面的事情特別執著,
所以我覺得承諾是對別人開出自己的信用支票,我不想讓自己的信用成為芭樂戶頭,寧可辛苦一時,也不要造就什麼污點。
或許我太早出來感受半職場生活(*),所以不知不覺間對於未來的自己總是充滿憂患意識,
我不想過著貧窮生活,更不想一事無成,我不想感受畢業即是失業的痛苦,
我明白,這世界是人吃人的世界,人助人少之又少,成功還是得靠自己及近滿分的努力和極為少數的幫助及好運,
不是要將社會想的如此黑暗,也不是在說長大之後有多少灰暗,只是誰又有多少把握可以預測未來是否可以一帆風順?
我不是對人不信任,我明白人是無法單獨生存的動物,群居是我們對於依賴的依賴活動,
只是我無法完全的放心給任何人,這是一種自我保護也是一種獨立自主,
我討厭孤獨,但又害怕會被人看穿,我明白很詭譎奇怪,但我也不想去探究真實原委何在,
我只能就這樣抓緊時間,填滿每吋空白,有限的時間做無限的事情。
(*半工半讀的生活。)

我知道我可能不討喜,因為我的說話有時又急又直,甚至會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默默油然而生,
我知道我的壓力不只是造成自己不愉快,甚至可以照成的是人家的不快樂,
我是無心之過,只因心急如焚,而忘記調整步調的速度。
我知道自己不算什麼,但我就是無法輕易放下什麼該或不該,達的成甚至達不到的各種事情,
但若要我放手,但若要我放棄,我就沒有那個辦法,
可以說我貪心,但我一定是做過評估才會選擇接受與否,
我知道時間有限,所以我要事先做好時間規劃,並盡可能跟著行程走,
可能我是個無趣的人,但我無法改變這樣的情況,
因為我了解,現在的我沒時間揮霍、浪費,我要好好跑完接下來一年多的里程碑,
目前我不知道這一年多會不會無限延長至另一個地帶,
但我相信"沒有所謂做不到,只有所謂不想做。做不到會找藉口,做得到會找方法。"
我跟時間賽跑,會是場耐力賽而不會是場百米短跑,
寒假是個充電存糧的好時機,期許自己只剩倒數幾天,堅持下去吧。

MiaMe*李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